将爱好做到极致的人

2017-02-07 15:01 来源:本网专稿已阅读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张建军的艺术人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袁元


          张建军,1951年生人,1975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学外国语学院计算机系,原江西省计算技术研究所高级工程师,2011年退休。由于个人爱好广泛,他的退休生活丰富多彩。除了每周一次书法授课,他还活跃在朗诵、歌唱、乒乓球的圈子里。
        认识张建军缘于江西中网文化传播公司举办的一次笔会。在笔会上,张老师一手漂亮的小楷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。他书写的王国维的人生三重境界,整篇浑然一体,却又笔笔不同,一行行字错落有致,却又在一条线上自然贯串,神采飞扬。小楷艺术极见作者之功底,它需要时间的积淀和书写者人生的历练。与他加入微信好友后,笔者逐渐知道了张老师的“本事”。他爱好书法,他的字儒韵典雅,飘逸自然;他爱好唱歌,歌声与原唱可以比美;他爱好打乒乓球,与省队专业运动员不相高下;他爱好朗诵,听了他的朗诵,你会以为是专业播音员;他四十三岁开始练钢琴,并且一直是自己为钢琴调音。这是怎样一个将爱好做到极致的人!我惊叹!于是,采访张老师成了我的一个心愿。
       终于在丙申年末,我接受江西收藏网的采访任务,对张建军进行了专题采访。


          记者:我们了解到您的专业是计算机,用电脑的人是不太用笔书写的,可您的书法水平是如此之高,您是“童子功”吗?
        张建军:不是。我真正开始练毛笔字只有十多年。1969年,我19岁,响应国家号召参军,当的是勘测兵,要求画图,为了把图标得完美,我开始练习仿宋字,从此与写字结下不解之缘,这也为我后来写毛笔字打下基础。
        记者:我们了解到您擅长各种书体,尤其是小楷。圈内人评价您的小楷温雅劲健、工整秀逸;行草则是激情跳荡、矫健流动。您是如何理解书法这门艺术的?
       张建军:书法是点线的造型艺术,书法家借汉字的形式表现天地万物之象。书法的精气神是人的气质、学养和内心审美世界的反映。气随意行,方可出神入化。气不达意,纵使龙飞凤舞也是徒摆一副架子。因此一件作品从头到尾必须气顺、气贯、气通、气畅。自古写字有顺逆、向背、大小,有刚柔、聚散、浓淡,还有方圆、奇正、巧拙等等,只有处理好这些关系才能达到风格的统一。
      记者:我听过您的歌曲和朗诵,都已达到专业水准,这些艺术修养对与书法也有影响吗?
      张建军:有。书法、歌唱、朗诵都讲究节奏与韵律,所谓节奏韵律就是有规律的变化,节奏是布局,韵律是整体。书法与音乐一样具有节奏美,具有动听动看的律动。律动有连续的韵律、渐变的韵律、起伏的韵律、交错的韵律等。书法的节奏和韵律又像唱歌和朗诵一样,有悠扬的、有轻灵的,也有奔腾和豪放的,它们都讲究形态优美、启承转合、连续不断。
      记者:您说书法的风格反映一个人的气质、修养、审美,您的书法特点是什么?
      张建军:我楷书学的是欧阳询、赵孟頫;行草学的是二王和苏轼。从最初一点一画的基本功,到逐渐注重结构与造型、章法与气势,乃至表达节奏、韵味和风格。我爱平和柔美,也爱阳刚雄劲,我追求形态美又健劲的书法,这在我的书法作品中有反映,在书法的道路上我还有很远的路要走。黄宾虹的高峰期是80岁,齐白石也差不多是这个情况。范曾说过,一个人如果从70岁开始,他就可能成为一个圣人。人的生命是不可预测的。齐白石如果70岁就死了,就没有“衰年变法”,就不可能成为大师。所以,现在我第一爱护身体,除了每天写字外,我还和省队下来的运动员一起打乒乓球,与播音主持界的老师一起搞诗歌朗诵、唱歌等活动,尽量少吃油腻食品,保持身心健康,对生命的态度决定了对艺术的态度。
       记者:您的退休生活可谓是丰富多彩。听说您还自己作曲作词,我听过您的《老三届之歌》。
       张建军:是的。那是我们中学同学聚会之后,看着他们开车离开,我突然有了创作冲动。“我们曾经在校同窗,我们曾经年少轻狂,我们曾经文革上当,我们曾经上山下乡,我们曾经吃穿定量,我们曾经恋爱躲藏,我们曾经一种信仰,我们曾经四处闯荡。无情的岁月催老了面容,唯有那同学时纯真的友情象天上的月亮。喂,老同学,你现在还好吗?”词写好后,我又谱了曲,录音后在朋友圈分享,你们可能听到了。
       记者:是的。我们还了解到您也写诗歌,您写的《母亲》,我们看了都很感动。
       张建军:我的母亲很年轻守寡,我只有十几岁,父亲离开,母亲独自拉扯我们兄妹五人,非常不易。她是狭北人,一听信天游,我就会想起她老人家。有一次在南泥湾听到信天游,所有人都在鼓掌,我一个人泪流满面,回来后便写了这首《母亲》。妈妈,我没有吃过您的奶/妈妈,我一直记得您的爱/小时候最爱听您唱信天游/长大后才知道那是您对家乡的向往/有一回我驱赶上门的乞丐/妈妈您不仅把我责怪/还让乞讨的母子吃了又带/清明节我没常去您的坟前/心中却满是对您的怀念/妈妈您没有念过书/却总把好学上进、知恩图报的道理给我讲/为什么妈妈您总在我梦里/为什么妈妈您总在儿的心上…… 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记者:您的妈妈真是平凡而伟大。最后一个问题,随着电脑的普及,现在用笔写字的人都少了,更别提学习书法的,您是对年轻人书法艺术的传承和创新有什么建议?
       张建军:书法是传统文化,是国粹,丢掉传统的艺术则是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。但是死守传统、不发展也不符合时代要求的,古人也说笔墨当随时代。年青人包括中小学生学习书法首先应从楷书入手,走正统的路子,打牢基础,循序渐进,在继承的基础上,修炼字外功夫,不断发展丰富,入古出新,这样中国的书法艺术才能发扬光大。

 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责任编辑:admin
扫描左侧二微码,分享到微信

上一篇:隐与显--专访著名书法篆刻家帅鼎先生

下一篇:亦 书 亦 画 亦 生 活